過一年的工程師生活

/ 2016/11/12 /
套一句老弟跟別人說的話:"我姊讀管理的,畢業後在新竹當工程師。"
有點揶揄但卻帶著些許對我的驕傲(我的解讀拉)。





自從我畢業後擔任這個工作也滿一年快要一個月了,
每個月的19號我都會跟自己討論,
什麼話題都跟自己說,從感覺到文理史哲都可以聊。

我的確有想落跑的念頭。
一年就像別人這個職位二~三年的經歷,
彷彿是場什麼都安排徹底的微電影真實的在眼前放映。
離職這兩個字可能是我這些日子講除了你我他以外講的最多的詞了。
我根本不用遭受這些苦難,甚至是對人心的挫折。

從被騙進去後,該走的人相繼畢業說再見,
丟下你一個人除了前面的善後工作到後頭背背叛的感覺還記憶猶新。
痛苦來自於人和感性,而並非工作的難易如此而已。

隸屬IT的我,不像R&D只要負責自己的專案,
我都自嘲我是工人,做事的人,在公司理頭也是中立的人,
在公司每個人都是我的客人,不偏向任何部門。

也如同前輩說的IT=挨踢,user沒事就把你當空氣,有事就把機房門敲壞(言重了)。
但我們慘,除了進去的時候沒算準,前面留的債還要清。
上次看到柯市長的還債成績單,我也在是否該列一張。

我的22歲到23歲的畢業生活,是滿到要吐的那種。
痛苦痛到好像可以當場昏倒,有1/5的時間都在吃藥(不算補品)。
父母和不是這個圈子(台灣SAP)的人都不太懂我的工作,
覺得這毛頭小子事情做不完就跟上面的說做不完不用搞到這樣
(忙到出國前一天大半夜還在寫英文mail給主管交接難度A級的工作)

每當這樣,我都在想是什麼動力驅使我這樣前進。
爆怨聲四處想起,朋友都好可憐,只能跟著疲倦到不行的我一起用晚餐。
(有一次去吃小火鍋累到坐下沒注意,沒坐在板凳上反而坐在地板上下傻全部人)

但我還是繼續做下去。很棘手的案子還是盡力去解決。我連半步都沒逃走。
如果不說,我看別人還以為這是哪段感情這麼感人都可以寫成情歌了。

事情依然還在,時間依然在走,有時候我健步如飛,有時卻像是烏龜。
但自從2016/10跑了石門水庫我的第二次半碼後我是真實體會到這種感受:
跑快跑慢沒有關係,重點是完賽。
連妳要赤腳也沒人會在意,更別說逼迫和壓力,
像台積電工程師一樣跑10KM最後一公里當場暴斃,值得嗎?相信自己心裡有答案了。

什麼才是生活和工作重要的事情,我想我慢慢的瞭解了。




0 意見:

 
Copyright © 2010 Miss dream, All rights reserved
Design by DZignine. Powered by Blogger